欢迎访问国际儒学联合会
简体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世致用

  中国古人历来讲求“和而不同”的价值观。在当今世界,“和而不同”的价值观显得弥足珍贵。新中国成立后,我们发起倡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,我们倡导不干涉别国内政,我们一再声明尊重各国人民自己选择的道路。我们能够看到,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就是“和而不同”的价值观在当代的具体实践。


  在对待世界各国的差异和不同时,我们应该从中华历史中汲取经验,采取“求同存异”的方针,以更好地促进世界和谐相处。正如孟子所说的“物之不齐,物之情也。”阳光有七种颜色,因而绚烂;世界有多种文化,因而精彩。文明的多样性、多元化,正是世界最美好的部分。各国有各国的国情、体制和历史,怎么可能千篇一律?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在和而不同的基础上追求共同繁荣。


  例如,在春秋战国时期,诸侯并立,国家纷争。面对各国的差异,如何营造各国之间的和谐相处关系是当时的重要外交问题之一。各国的国情不同,不可能千篇一律、整齐划一,这就要求“和而不同”,就要承认彼此差异、不求完全一致。“晏子使楚”的故事就体现出“和而不同”的外交思想。


  《晏子春秋》记载,齐国大夫晏子奉命出使楚国,楚王请晏子喝酒。喝得正高兴的时候,楚王让两个小吏绑着一个人,到楚王面前来。楚王问道:“绑着的人是干什么的?”小吏回答道:“他是齐国人,犯了偷窃罪。”楚王便向晏子问道:“齐国人天生就善于偷东西吗?”晏子离开席位回答道:“我听说这样一件事,橘树生长在淮河以南的地方就是橘树,生长在淮河以北的地方就变成了枳树,只是叶子相像罢了,而果实的味道完全不同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因为水土环境变了。现在这个人生长在齐国不偷东西,为什么一到了楚国就偷东西了?难道是楚国的水土环境,使百姓喜欢偷东西吗?”


  这个故事里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说法,尽管是一种辩解,但是也包含着一个事实上存在的道理:各国有各国不同的情况,不能一概而论;只有认识到各国的差异性和多样性,才能互相尊重、和睦相处。


  无独有偶,唐朝对外实行睦邻友好的开放政策,同时与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交往。在即位之初,有人建议唐太宗耀兵异域、振伏四夷,这为唐太宗所拒绝,相反他采用了魏征“修文德,安中夏。中夏安,则远人伏矣”的建议。在去世前两年,太宗与大臣回顾对外政策时,总结道:“自古贵中华贱夷狄,朕独爱之如一,故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。”贞观年间,西北诸多种族部落首领到长安朝拜,请求上唐帝尊号为“天可汗”,在以利益攻伐相尚的国际丛林法则中,唐朝的对外政策更显卓尔不群,也更具大国气象。可以说,唐朝在对待各国关系上正体现了中华文化中“和而不同”的价值观。


  理解“和而不同”的价值观,就能更好地理解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。尊重差异,调和融合,协和万邦,包容不同,中国自古以来就主张国与国之间、不同文明之间,应当平等交流、相互借鉴、共同进步。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”“不同国家、民族的思想文化各有千秋,只有姹紫嫣红之别,而无高低优劣之分。”在“和而不同”的思想下,才能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
 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,各国共处一个世界。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全球价值观,包含相互依存的国际权力观、共同利益观、可持续发展观和全球治理观;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就是要在追求本国利益时,兼顾他国的合理关切;在谋求本国发展中,促进各国共同发展。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刻内涵,让我们明白,世界是多元复杂的,又是普遍联系的,这个就是世界的本质特征。而这种多元复杂性和普遍联系性,决定了世界的利益是彼此连接的,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一国独大,只可能和而不同,共同发展。


  在天安门城楼的两侧,有两条醒目的标语: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!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!为什么要把这两句话放到天安门城楼,放到中国首都最核心的位置,中国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上?


  世界人民大团结是马克思提出来的,在今天也体现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,这既是一种政治宣誓,也是一种文化宣言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来自于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,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体现,承接着中国古代的协和万邦、万国咸宁、天下一家、大同世界的理想,也来源于中华传统文化中的“万物并育而不相害,道并行而不相悖”的理性思考,再次体现了中国“世界大同,天下一家”的伟大精神。


  总之,中国文化自古以来,一直有一个天下大同的理想,这也是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巨大的贡献。“一带一路”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两个具有宏大历史视野的概念,为解决未来人类自身的问题提出了全新的解决方案,也为新的国际秩序的方向提供了中国的解决方案和智慧,为构建和谐相处、合作共赢、和而不同的新型国际关系迈出了重要的一步,具有非凡的历史和现实意义!历史的长河是绵延不绝的,但是“世界大同,天下一家”的伟大思想无疑是古今一致的。


  【来源:摘自《纪念孔子诞辰25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六届会员大会论文集·“一带一路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——“世界大同天下一家”的视角;作者:王杰,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、中共中央党校教授】


e77e77乐彩会员线路,e77乐彩注册登录-【官网手机版】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-【会员线路】 e77乐彩会员线路,e77乐彩注册登录-【官网手机版】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-【会员线路】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-【会员线路】 e77乐彩会员线路,e77乐彩注册登录-【官网手机版】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-【会员线路】 e77乐彩会员线路,e77乐彩注册登录-【官网手机版】 e77乐彩手机登录_e77乐彩官网手机版-【会员线路】 e77乐彩会员线路,e77乐彩注册登录-【官网手机版】